刘庆邦谈写作:在哪里写作

刘庆邦谈写作:在哪里写作

刘庆邦谈写作:在哪里写作(一)来源:作者:【】浏览:4061次评论:0条杜东彦: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和一颗恭敬的心,邀请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刘庆邦老师上台。

刘庆邦:您好。

杜东彦:再见到您已经半月有余,在这半个月当中,是不是您又写出了很多有血有肉的文字呢?刘庆邦:是的,每天都在写,这几天至少写了2篇,还有1篇散文。 杜东彦:我见刘老师的时候,真的是在半个月前,我去欧洲临出行的时候采访了刘老师,当时跟我说每天早上6点,从年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,都是早晨6点起床写作,是这样吗?刘庆邦:我是5点起床写作。

杜东彦:我多说了一个小时,5点钟起床,太勤奋了。 如果这么勤奋能写不出好文章吗?这么勤奋再带着一颗真诚的心,我想这个文章一定是有温度的。

言归正传,请问一下刘老师今天主题是什么?刘庆邦:今天主要讲一讲自己的创作经历,我的创作经历也代表我们这一代人的创作经历,讲讲在哪里写作。

杜东彦:请刘庆邦老师就座,为我们讲“在哪里写作”。 刘庆邦:各位朋友下午好!非常高兴来到百川汇海大讲堂,跟大家一起交流。

今天是星期六,应该是大家休息的时间,大家牺牲时间来听讲座,一起交流,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。

今天首先讲自己的创作经历。

我认为自己比较幸运,幸运的是比较早地理解了自己。 一个人要理解自己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比较早地理解了自己,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,而且是很早就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。 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生,在这短暂的一生当中,不可能做很多事情。

倾其一生能把一件事情做好,我认为就算不错。 文章千古事,写作正是一件持之以恒,需要倾其一生才能做好的一件事情。

我从1972年开始写作,到今年已经写了45年,也许还会写下去,还能写多少年?自己都不知道。 我们有了好的写作条件,对我们自己也是一个考验,考验我们写作的欲望、写作的兴趣,同时也考验我们写作的意志力和写作资源。

我们会看到好多作家写过很多不错的东西,写着写着就不写了,看不见他们的身影,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。 幸好我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写作以后,就再也没有放弃,把笔杆子牢牢抓在自己的手里,不管走在哪里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一直咬定青山,把写作一直坚持了下来。

回顾起来,我曾在多个环境里写作。 第一个环境,在煤油灯下写作。 在我老家,那时候我老家没有通电,到晚上都是漆黑一团,照明的是煤油灯。 煤油灯一般是墨水瓶做的,灯头很小,像一粒小黄豆一样,摇摇欲坠的样子。 我开始的写作在煤油灯下进行的。 怎么想起写作?我是1964年考上初中,非常喜欢读书,对自己的要求或者自己的一个愿望,能够读了中学读高中,读了高中读大学。 1966年文化大革命来了,一下子中断了学业。

1967年回乡,种了两三年地,各种庄稼活都干过,但是自己又不太甘心。 觉得不甘心种一辈子地,一心想走出去,想摆脱农村的环境。

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文化大革命期间,作为一个红卫兵,我串连去了很多地方。

一个从来没有看见过电灯,一个从来没有坐过汽车、火车的人,第一站来到北京。

1966年的冬天来到北京,接受毛主席的检阅,随后又走入了长征队,打着旗、背着书包穿过大别山到南方,我去了武汉、长沙、韶山,去了江西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,转了半个中国。 串连期间过年都没回家,元旦在湘潭过的,春节上海过的。 经过串连,周游这些城市之后,跑得心很乱,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美,回头看农村矮趴趴的,房子矮趴趴的,觉得我们那儿这么简陋,所以更不甘心在农村。

这时候听广播,每天有新闻,(包括)县里、公社里办的一些节目,每天会广播一些大批判稿,我听来听去,这个大批判稿都是其他公社、其他大队写的,没有我们公社人写的。 我突然想,我们人口不少,怎么就没人写稿,我能不能写一篇试试?萌发了这个念头,开始写大批判稿。

当时在煤油灯下,我们家一个方桌,我母亲看我要写东西非常支持,总要有事干,本来煤油灯是母亲纺线的,她宁可不纺线,把煤油灯让给我写作。 第二个阶段,1970年,我在公社总去宣传队写广播稿,提前得到了一个信息,煤矿要招工,每个大队只有一个指标。 我得到了信息,马上找我们公社的支书、队长要求当工人。 (到了)煤矿也让我组织宣传队,组织了宣传队参加了会演,在宣传队谈了恋爱。

宣传队解散之后,觉得不甘心只当一个体力劳动者,说白了就是想增加自己的吸引力,为了爱,觉得应该再干一些其他的。

干什么?想起能不能写一篇小说试试。 4个人住一个宿舍,有电灯,没有桌子,没有椅子,怎么办?趴在床铺上写。

借同宿舍一个工友的小马扎,坐在小马扎上,趴在床上写。

第一篇小说就是趴在床铺上写的。 褥子不厚,把纸放在上面不软,写了一个六七千字的小说,写了没有地方发表,唯一的读者就是我的女朋友。

女朋友一看这个不错,得到赞赏就完成任务了,因为这个进一步确定了我们的恋爱关系。 这个小说在箱子里放了6年,1972年写的,1976年粉碎四人帮,1977年各类刊物开始办起来,想起我写过一篇小说,拿出来看看,重新改了一遍,就近寄给了《郑州文艺》。 让我感到幸运的是,不但发了,而且发在一个头条的位置,1978年《郑州文艺》第2期的头条位置,对我鼓励很大。 从那之后我一直写,到目前为止写了300多篇短篇小说。 今年我已经写了四五个短篇,最多的一年曾经写过17个短篇。

1978年,因为自己喜欢写作,那时候煤炭部办了一个刊物《他们特别能战斗》,先是借调到煤炭部帮忙编这个杂志,借了一段时间之后,他们把我调到北京。 开始我不愿意来。

他们说为什么?我说我想搞创作。

杂志社负责人有些吃惊,别人想来还来不了,你还不愿意来?我们也没有发现你有什么写作的才华,你当编辑还可以。

写小说,我们还没看出来这方面的才华。 当时我也没有什么可辩驳的,当时确实没发表什么作品。 到了北京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爱情不外是一支寂寞的香烟

{主关键词}
川教版 九年级历史上册 第10课 古代科学手艺与造型艺术课时操练

{主关键词}
中国宝武将控股马钢集团 产能过剩行业重组提速

{主关键词}
《甜心18歲:惡魔小叔,咬一口》

{主关键词}
把土壤污染防治放在更重要位置

{主关键词}
北京市公安局东城辨别局局长:优异干部充实到下层派出所

{主关键词}
党建与业务“两张皮”不容忽视

{主关键词}
北京对敢向援建和精准救助资金动奶酪的严惩不贷

{主关键词}
处女座今日运势2019年5月10日

{主关键词}
党在我心中演讲稿(可编辑)doc下载

{主关键词}
党建工作—民族所青年马列读书班2018年活动报告(二)

{主关键词}
明朝打劫的着末与马有支援:目力称扬指模战马? 感情图片 受伤 文字